k3868.com

检察机关就“涞源反杀案”答记者问

更新时间:2019-03-05   浏览次数:

  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彭少勇:本案由涞源县公安局侦察终结,于2018年10月17日移送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该院依法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两次退回补充侦查。2019年2月24日,涞源县公安局以王某某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为由撤销对王某某破案,以王新元、赵印芝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从新移送审查起诉。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王新元、赵印芝的行为符合特别防卫的前提,构成正当防卫,不负刑事任务,于3月3日对王新元、赵印芝依法作出法定不起诉决定。

  3. 王新元、赵印芝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1. 检察机关不起诉“涞源反杀案”

  第三,王磊倒地后,王新元、赵印芝继续刀砍棍击的行为仍属于防卫行为。王磊身材高大,年轻力壮,所持凶器足以严峻危及人身安全,王磊诚然被打倒在地,还两次试图起身,王新元、赵印芝当时不能判断王磊是否已被制伏,担心其再次实施不法侵害行为,又持续用菜刀、木棍击打王磊,与之前的防卫行为有周密连续性,属于一体化的防卫行为。

  2. 王磊屡次骚扰、要挟王某某及其家人

  检察机关对“涞源反杀案”作出处置后,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彭少勇就本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彭少勇:主要理由有以下多少个方面:

  第二,王新元、赵印芝、王某某三人的行为系防卫行为。王磊携带刀具、甩棍翻墙进入王新元住宅,用水果刀先后刺伤、划伤王新元、王某某,用甩棍打伤赵印芝,并用胳膊勒住王某某脖子,应当认定王磊已着手实施暴力侵害行为。王新元一家三人为使自己的人身权力免受正在进行的重大暴力侵害,用铁锹、菜刀、木棍还击王磊的行为,具备防卫的正当性,不属于防卫过当。

  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彭少勇:2018年1月,王新元、赵印芝夫妇之女王某某在北京某餐厅打工时与王磊相识,此后王磊多次请求与王某某进一步交往但受到拒绝。同年5月至6月期间,王磊为逼迫王某某与其谈恋爱多次到王某某学校和涞源县家中对王某某及其家人进行骚扰、威胁。

  问:认定王新元、赵印芝行为是正当防卫,合乎特殊防卫条件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问:请你先容一下检察机关审查认定的重要事实。

  问:认定王新元、赵印芝正当防卫有什么主要意思?

  2018年7月11日17时许,王磊到达涞源县城,购买了两把水果刀和霹雳手套,预约了一辆小轿车,并于当晚乘预约车到王某某家。23时许,王磊携带两把水果刀、甩棍翻墙进入王某某家院中,引起护院的狗叫。王新元在住房内见王磊持凶器进入院中,即让王某某报警,并拿铁锹冲出住房,与王磊打斗。王磊用水果刀(刀身长11cm、宽2.4cm)划伤王新元手臂。随后,王某某之母赵印芝持菜刀跑出住房加入打斗,王磊用甩棍(金属材质、全长51.4cm)击打赵印芝头部、手部,赵印芝手中菜刀被打掉。此时王某某也从住房内拿出菜刀跑到院中,王磊见到后冲向王某某,王某某转身往回跑,王磊在后追赶。王新元、赵印芝为保护王某某追打王磊,三人扭打在一起。王某某上前拉拽,被王磊划伤腹部。王磊用右臂勒住王某某脖子,王新元、赵印芝匆仓促冲上去,赵印芝上前拉拽王磊,王新元用铁锹从后面猛击王磊。王磊勒着王某某脖子躲闪并将王某某拉倒在地,王某某解脱起身后回屋拿出菜刀,向王磊砍去。期间,王某某回屋用手机报警两次。王新元、赵印芝继承持木棍、菜刀与王磊对打,王磊倒地后两次欲起身。王新元、赵印芝担忧其起身实施侵害,就连续先后用菜刀、木棍击打王磊,直至王磊不再滚动。事后,王新元、赵印芝、王某某三人在院中等待警察到来。

  4. 不起诉有利于弘扬正气、劝善扬善

  依据以上理由,涞源县国民检察院以为,王新元、赵印芝的行为吻合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彭少勇:“涞源反杀案”发生后,受到社会舆论和民众的高度关注。对此案的处理,体现了检察机关“以公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回应人民人民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保险等方面突出问题的普遍关怀,有利于维护人民干部正当权利;体现了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坚持捕风捉影、客观公正、严格依法的办案态度,进一步清楚正当防卫的界限标准,有利于维护国民人身权利和住宅安全;体现了检察机关以法治手段保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摇动信念,有利于弘扬正气,惩恶扬善,释放正能量,培育良好的社会风尚。(央视新闻 崔世杰)

  3月3日,检察机关对“涞源反杀案”作出不起诉决议,认定王新元、赵印芝的行动属于合法防守,依法不负刑事义务。

  第一,王磊携带凶器夜晚闯入别人住宅实行侵害的行为,属于刑法划定的暴力损害行为。在王某某明白谢绝与其来往后,王磊仍多次纠缠、骚扰、威逼王某某及其家人,于深夜携凶器翻墙非法侵入王新元住宅,利用生果刀、甩棍等足以严格危及人身安全的凶器,持续对王新元、赵印芝、王某某实施损害行为,造成王新元轻伤二级、赵印芝和王某某略微伤。以上情形足以证明王新元一家三人人身跟生命平安受到严重暴力威胁,处于事实的、紧迫的危险之下,王磊的行为属于重大危及人身保险的暴力犯罪。

  经鉴定,王磊头面部、枕部、颈部、双肩及双臂多处受伤,相符颅脑伤害合并失血性休克去世亡;王新元胸部、双臂多处受刺伤、划伤,伤情属于轻伤二级;赵印芝头部、手部受伤,王某某腹部受伤,均属稍微伤。

  问:最近一段时间,“涞源反杀案”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王新元、赵印芝案件作出不起诉决定。请你介绍一下这起案件的办理经过。

  第四,根据案发时现场环境,不能对王新元、赵印芝防守行为的强度过于奢求。王新元家在村边,周边住宅无人居住,案发时已是深夜,院内无灯光,王磊突然持凶器翻墙入宅履行暴力侵害,王新元、赵印芝受到惊吓,精神高度弛缓,心理极度恐惧。在上述情境下,恳求他们在无奈断定王磊倒地后是否会持续实施伤害行为的情况下,即刻停止防卫举动不存在公平性跟事实性。